广告

推进城镇化需突破体制障碍

综合

从目前来看,中国要进一步推进城镇化面临着几大体制障碍,包括现行城乡二元户籍制度严重阻碍人口市民化进程,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滞后也削弱了农民进城落户的能力。

不但要改革户籍制度,而且还要改革农村的土地制度。否则,“城镇化战略”就会沦为“空谈”。

近日,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会见世界银行行长金镛时提到,“未来几十年最大的发展潜力在城镇化。”近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增强城镇综合承载能力,提高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水平,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确,在经济增速回落的今天,很多人都在思考今后10年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引擎,而城镇化再度被主流观点认为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持久动力,或未来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个别经济学家甚至认为城镇化是让中国经济未来20年年均潜在增长率达到8%的主要理由。

可以肯定地说,未来十年,假如中国还想保持7%以上的经济增长速度的话,加速推进城镇化将成为中国经济增长最大的“战略利器”。主要出于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过去十年,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主要得益于“出口导向”,从而成为“世界工厂”,但自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外需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为我们的经济增长提供强力支持了,未来要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中国必须要找到新的经济增长源,而推进城镇化显然是最重要的一个“源头;二是李克强副总理已经多次言明上述观点,因此城镇化将成为下一届乃至未来十年内中央政府的重要战略目标。然而,确定目标是一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