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推进城镇化需突破体制障碍

综合

从制度上设计的变革,一旦触动了保障城市居民发展的利益蛋糕时,决策的思路就会发生变化。很多人试图从道德角度来评价,也有很多人从效率和产权之间的关系方面提出改革的办法,但是我们都绕不过城市居民的利益这堵墙。目前,在中国的特殊体制条件下,城市政府更多关注的是城市居民,关注城市居民最迫切要解决的基础设施供给、水电交通和住房等问题。这就涉及到一方面需要土地出让收益来解决这些投入的资金供给问题,另一方面还要维持既定的工业投入来解决城市竞争力和就业、税收来源等问题。

由于中国地方政府对农民土地享有近乎不受限制的征地权,可以随心所欲地大兴土木、大拆大建,并且从垄断性土地交易中获取巨额利润来用于建设基础设施,不仅使得中国的GDP快速增长,也使得中国城市的占地规模迅速扩张,从而造就了人类经济发展史和城市发展史上空前的奇迹。如果现在限制乃至废止政府的这种“特殊的征地制度”,把土地所有权及其交易权、收益权都交还给农民,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经济和城市的发展速度将会慢下来――分散的土地交易和谈判显然需要更多的时间,而且政府也拿不到先前那么多的利润(尽管可以征税)用作投资。为了整个国家和城市的发展,我们就应该继续让农民们牺牲自己的土地权益吗?也就是说,为了发展,牺牲公平,而且这种牺牲仅仅是针对农民的。但如果改革现行的征地制度,必将损害城市居民此前所享受到的福利,因此将会受到极大的阻力。

诚然,由于当今地方政府的财政支出重点都倾向于城市,中国的城市居民的确从“土地财政”中享受了远比农村居民要多得多的福利,尤其是在医疗、教育以及公共设施服务等方面。然而,这本身就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