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推进城镇化需突破体制障碍

综合

是一种社会不公,是城市对乡村的一种剥削,这种所谓的“利益固化”难道能成为阻碍改革、还地于农的理由吗?何况,未来的土地制度改革并非是一种存量改革而是一种增量改革,不会削减城市居民过去已经享受的福利,而只是要增加农民的福利,对此,城里人有什么理由反对吗?更何况,至少在住房问题上,城市居民其实并没有从那种“特殊的征地制度”中享受到多少福利,相反,对多数城市居民来说,高房价给他们带来的是一种“负福利”。换言之,政府在这一问题上实际上是“两头吃”:从农民那里低价征来土地,然后又高价(通过开发商)倒卖给城市购房居民,其间巨大的利差成了政府的“税外收入”。因此,改革这种不合理的征地制度,不仅有利于维护农民的土地权益,也有利于城市居民免遭至少是减轻高房价的盘剥,唯一受损的只是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而对于此前的这种“利益固化”格局,难道应该支持它并继续维护下去吗?

中国快速城镇化经历了30多年后,所堆积的问题越来越多,矛盾也愈加尖锐,故未来的城镇化过程面临的困难重重。尤其在缩小贫富差距和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方面,要挑战政府的财政能力底线。此外,未来的城镇化过程能否做到去行政化也非常关键,否则城镇化将带来巨大的成本和压力。因此,要确保中国城镇化成为助推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中国经济要健康发展,在土地、就业、户籍、社会保障、教育等方面需要更大的勇气和决心进行改革。

展开全文